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娱乐平台 >第两百一十章 声名大噪

第两百一十章 声名大噪

夜星宇顿了顿,“你的意思是说,林玲当初以为你是我?”她跟他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以为他是夜岩?所以事后才会由着事情发生……后来在确认了他跟夜岩是两个人后才把事情淡了下来,直到几年后在宴会上遇到他才开始交往。

她对夜岩……有特别的好感?

夜岩笑了笑,“我想应该是那样,否则她当初不会特意约我出去。不过让我意外的是那会儿她就知道我是亚楠一直想要找的人,却始终没有对亚楠提起。”以青跟俞的交情,竟然任由亚楠找了他几年都不说出他在高雄,还真叫人意外。

花瑰看着他们完全忽略自己,不怎么高兴的开口,“老板不说是因为跟商小姐有过约定,亚楠的事她不会插手,全由商小姐来管。”而以作弄人为人生至高乐趣兼享受的赵珍,不告诉亚楠夜岩的下落也是正常的很。不止是毫不透露,甚至她还一度给芊芊错误的引导,让她在欧美的范围大肆找人。

阿迪兴致勃勃的看着她,“这个剧本是我从那个色狼导演那里抢回来的,我听说这个故事可是出自那个在欧洲赫赫有名的神偷公孙祸的之手喔。”她在警署的时候听过不少到欧洲特训的同事提过神偷这号人物,还说他从出道后从没有失手的记录。尤其三年前在天使集团所办的拍卖会上成功盗走拍卖品,之后更是声名大噪。

“你说什么?公孙祸的写的剧本?这明显的是个噱头嘛,他什么时候转行写剧本混饭吃了,就算写了也没必要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吧。”话说水总裁上次昙花一现的说要利用那件上古水纱把公孙祸引出来加入天使,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转眼这也过去半个多月,还没有她的消息呢。

温暖在一边冲着咖啡,“这次说不定是真的,不信你问齐先生嘛。”

花瑰瞅了一眼还在办公桌后喝茶的齐劭唯,“连你都跟着她们无聊起来了?公孙祸如果改行写剧本,那我都可以去T大当历史系教授了吧。”要知道她念书的时候历史从来没及格过。

齐劭唯看着她表情丰富的脸蛋轻笑出声,“恐怕你这次真的得考虑去T大应征了,因为我看这故事的确是出自公孙祸的手笔。”阿迪刚刚拿剧本回来时他也感觉极为意外,完全没料到那个大名鼎鼎的神偷竟然还有这方面的才能。

花瑰眨巴着眼,“不会连你也相信公孙祸写剧本这种鬼话吧?我叫花瑰都不会相信了,你竟然还……”

“你记不记得水总裁在三年前给他起过一个外号?”天使里跟公孙祸结下肖子最深的应该就是水半夏,毕竟当初他偷走的美人图是由她负责警戒布置,之后被盗最没面子的也成了她。

花瑰想了一下,突然开口,“你是说水总裁叫他的那句……赔钱祸?”会那么称呼公孙祸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他所盗走的古玩文物在数日之后都会原物奉怀,甚至还会留下字条以及大把的现金作为赏玩费用。因此每次偷东西都要损失一笔为数不少的赏玩金,换言之比人偷东西就获利,而他却是一直在赔钱。

齐劭唯点头,“没错,公孙祸每次出手都会留下大把的现金以及字条,自他出道后这个作风始终都在保持。”所以从来没有哪路的小偷会冒充他的名义偷盗,一方面是没有他付赏玩金的大手笔,另一方面则是从没打算将偷到手的东西再原物归还。

花瑰脑中想象着公孙祸每次行动前携带大笔现金的情形,忍不住笑出声来,“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有人做小偷可以做的这么有性格。他根本就不缺钱,搞不好还是个腰缠万贯的家伙。偷东西嘛,新万博官网是中国第一中文分类游戏网站,涵盖电子游戏、娱乐城游戏、体育竞猜等分类游戏,万博体育APP满足您不同的游戏需求。万博体育APP同时也是您最好的免费游戏网站。只是个人的兴趣跟爱好,而且他都只对那些来历不明的古物下手。按理说如果是那些已经证实了年代的文物才更值钱,但他好像都没有什么兴趣呢。”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自从跟着老板进了天使集团做事后,她可是见识了形形色色的的怪异人物。光是联盟里的几个主子就都一个比一个的怪,再加上赵珍不知道从哪里挖到的能忍异士,总之天使集团就是个超级大熔炉。形形色色的人跟事总是接踵不断的发生,她早已练就了处变不惊的本领。

齐劭唯颇为认同她的观点,“只要了解情况的人,都会知道公孙祸偷东西早就超出了生存的需要。而且也跟那些纯属当作兴趣来证明自己能力的人有所不同,他这么做或许有他的原因,只是旁人并不知情。”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理由才做小偷,都跟写剧本扯不上关系吧。明明知道我今天打算回住宅区休息,还看着她们打电话给我。你不会拦下吗?”阿迪跟温暖敢说十万火急的事,肯定要齐劭唯点头同意才行。

阿迪无辜的看着她,“花瑰,叫你回来其实是齐先生的意思,所以我才打电话的呀。”她只是听命令办事,不用负主要责任吧。

花瑰愣住,挑眉看向齐劭唯,“是你叫她们打电话CALL我回来的?你不是看我最近都在闲,而你一直在公司里忙所以心里不平衡吧?”其实她跟齐劭唯共事多年,两人搭档起来还是很有默契,只是他休假的时候极少,反观她只要没有太多事都可以休息几天。

“你休假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平衡?叫你回来只是因为这个剧本很有趣,所以我在考虑是不是拿给商小姐看一下。”剧本里提到的女人,真的是跟某个人很像。

花瑰半信半疑的瞅着他,“有趣?你平时根本不看电视剧,还懂得欣赏剧本好坏?”

齐劭唯在键盘上敲了个键,轻声道,“这个剧本上有手写的部分跟签名,我调过公孙祸出道以来每次行动后的所留字条上的签名,而且送去给公司里的笔记专家鉴定,证实剧本上的字的确是公孙祸所写。”

“剧本上有手写的部分?”花瑰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到阿迪跟前,“给我看看。”

阿迪愣愣的递给她,“这个本子的故事写的很有趣啊,那个女主角很厉害。而且精通医术,还懂得催眠呢。”

精通医术?懂得催眠?花瑰快速的浏览着到手的剧本,“劭唯,公孙祸好端端的写什么故事啊?”

齐劭唯双手交握,向后靠着椅子靠背,“我不是他,怎么会知道他为什么心血来潮写了剧本。不过他笔下的女主角,看起来倒是有那些熟悉。”

花瑰看到稿子最后一页白纸上的画像,惊讶的瞪大眼,“水总裁!”

齐劭唯笑笑,“是啊,他写的那个女主角根本就是水总裁。只是背景换成了一个虚构的朝代罢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年在德国要拍卖的美人图上所画的绿衣女子,活脱脱就是我们总裁,而她身上那件衣服,也就是前不久我们打算拍卖却突然消失的水纱。”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幅图所用的纸张跟颜料明明已经年代久远,可画中人却跟水半夏几乎一模一样。

花瑰回忆着当初那幅美人图,“我记起来了,那幅图刚刚到天使的时候,商小姐还说过会不会是赝品,就因为上面画的是水总裁。可是后来图被公孙祸偷走了,现在他又写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故事,难道……她暗恋水总裁?”

齐劭唯愣了下,然后忍不住大笑,“暗恋?这也太夸张了。不过我们还是把这个交给商小姐看看比较妥当。另外,水总裁这段时间没有下落,我们是不是也该找找?”

花瑰撇撇唇,“找人?找天使的人可不是我们的强项。商小姐还没离开高雄,交给她看看是不是可以给我们解惑。”

“温暖你很想见到商小姐吗?”阿迪纳闷的看着她过于兴奋的模样,温暖一直都是喜欢南林玲的,什么时候也对赵珍这么感兴趣了?

温暖点点头,“是啊是啊,商小姐是老板的老板嘛,只要见到她我们就可以请她帮忙找老板回来了,怎么样?我聪明吧!”

听到她的话后,齐劭唯单手抚额,坐在椅子上要笑不笑。花瑰则是白了她一眼后又坐回到沙发上。

温暖不明所以的看看几人,“怎么?我说错了吗?难道商小姐不是老板的老板吗?她是天使拍卖集团的总裁嘛。”这一点不少人都知道,不算什么秘密吧。

花瑰无奈的看向齐劭唯,“劭唯,你解释给她听。真是出去不要说她是天使的人,丢脸死了。进来公司这么久还没搞清楚谁是老板,我的天,脑袋里装的都是浆糊吗?”就说老板身边的人不经过训练就招进来做事肯定会搞不清状况,看来现在真是验证了。

阿迪跟温暖对望一眼,声音里满是疑惑,“难道商小姐不是天使的老板吗?外面的人都知道是她带领天使集团运营……”这种大事也会有错?

齐劭唯摇头轻笑,“你们什么时候听到我跟花瑰喊过商小姐总裁?”赵珍一直都要求大家称呼她商小姐,只是以她的人缘来说大家只要喊她赵珍的时候不是咬牙切齿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