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娱乐平台 >第772章:没礼貌

第772章:没礼貌

到了紫云轩,菜已经弄好,一进去就开始端菜,吃得相当的精细,让那爱文瞪大了双眼,大叫着惊奇。

吃过后飞烟接她们去酒店,乔东城说送我回去,但是姑姑却拉着我的手说:“我想跟千寻再聊些,可怜的孩子,哥哥去得早就丢下你了,你妈妈也不是一个负责的人啊,真是苦了你了。”

“倒还好。”

乔东城就将我们一送去酒店,也是飞烟定好的一个套房,姑姑让爱文带飞烟去,把结婚的礼物给飞烟。拉了我的手在她的房间里说话:“千寻,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挺好的。”

“一直想回家找你,可是一直也抽不出时间来,电话又早就改变了,想找你真是难啊。”

“姑姑你这次回来,就多住一些,北京现在的变化很大。”找我是很难的,但是只要有心,找我一点也不难。

陌家虽然没有了,但是乔家还有啊,爸爸和乔世伯那是兄弟般的好友啊,姑姑又不是不知道。

但是很多事啊,真的不能去计较得太多,不然就没有什么开心可言了。

“我倒也是想着能多住些时候的,但是你姑父的生意不太好,还是得早些时候回去,千寻,改天你带我去拜祭一下你爸爸,你爸爸是我们三个兄妹里最有出息的,他以前也很疼我,但是他离开人世的时候,也是我在美国最难的时候,就没有回来看的了。”

“好啊,姑姑。”

“对了,千寻,你爸临走的时候给我打过电话,让我回北京照顾你们母女,说你们要熬几年的苦才能过上好日子,是不是你爸爸他……。”

“姑姑,爸爸给我留下了不少的钱财,我一分不想要,爸爸的钱财有干净的,有不干净的,他留给我我就全捐出去了。” 

她有些震惊,我笑笑:“这些不属于我们陌家的,不能要。”

“你真是个傻孩子啊,你爸爸告诉我,我们陌家还有个后人,叫什么来着,我想想。”她想了一会说:“好像是叫陌燕来着。”

“姑姑,我不想提她。”

“你是不是还怪你爸爸啊,其实啊,男人在外面有女人,多正常的一件事,而且你爸爸做这么大的官,就是有几个女人又怎么着,要不是你妈闹,也不至于让你爸丢官职又让人查。你妈这女人,可真是没有气度,也不懂得分熟轻熟重之事。”

怪不得我妈妈和这个姑姑以前吵架什么的,思想上不是一样的人。

我淡淡地说:“姑姑,要是美国的姑父也在外面 养小情人,生私生女,你还会这么说吗?”

“千寻,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呢,啊,郭妮妮是怎么教女儿的,自诩是大家小姐,看看她教了什么。”

“姑姑,对不起我冒犯你了,我现在还有些事,我先走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妈妈已经是不在的人了,我不喜欢她说我妈妈地不是。

为什么男人就可以变得天经地义,而女人就要执守呢。

出了酒店打车回到住的地方,正巧纪小北的电话就来了。

“千寻,在哪呢?”

“快回到家了,刚去机场接美国的姑姑。”

“让我见见呗。”

“少来了你。”

“真的,就让我见见,我远远见一眼就好了。”

“好啊,晚上我请她们吃饭,你在旁边看着,还有啊,你得买单,呵呵。” 

他就笑:“我家宝宝吃饭,当然是我买单了,带你姑姑去吃好点的,我让陈荣去定位子。”

“好啊。”

“给台车你开,还是叫司机去接你。”

“那个时间段开车,准堵死,坐地铁。”

“地铁很多人啊,我心疼宝宝。” 

我甜甜地笑:“就会说甜言蜜语,你好好地上班吧,我到了,就这样,拜拜。”

不跟他多扯,不然他又得忙到很晚。

他公司的事得忙,而且还要忙着我们的酒店,真怕他累坏,可惜现在还帮不上什么忙。 

纵使我毕业了,只怕也是很多事得仗仰于他。

傍晚就去酒店,请姑姑和小堂妹爱文去吃饭,纪小北定的是北京一流的地方,旋转的餐厅几乎能看到大半个北京。

不过坐地铁的时候爱文就用英文抱怨起来了,跟姑姑不停地说着,听不懂的我就只能抬头看站了。

其实地面上的交通现在真是一个惨不忍睹,改明儿她们应该能感受到北京的堵的。

不过一到吃饭那地方,马上又惊叹了起来。

进了去侍者彬彬有礼地问候,再带着我们往新万博官网是中国第一中文分类游戏网站,涵盖电子游戏、娱乐城游戏、体育竞猜等分类游戏,万博体育APP满足您不同的游戏需求。万博体育APP同时也是您最好的免费游戏网站。落地窗边的位置上坐。

“天啊。”爱文一看菜单就低呼:“北京…吃饭…贵。” 

肯定是贵了,这地方是销金窖啊。

她们只点了几个菜,但是送上来,却是满满一桌,各处的名菜毕有,还特地给了我一碗养生粥。礼貌地说:“这是一早点好的。”

“纪公子,这边请。”

纪小北挺嚣张地进来,纯手工做的衣服显得格外的贵气,二个侍者左右相伴着,照顾着他到我们前面一桌,坐的地方与我正好面对面,还朝我眨了一下眼睛。

我笑笑,低头喝粥。

那丫的看着呢,得吃完才行。

快吃完,侍者送上水果,鲜花,还有甜点,姑姑这就说话了:“千寻啊,这一顿得吃掉多少钱,咱自家人吃饭,也不必这么浪费。”

“不浪费,姑姑。难得姑姑回国,肯定是要请姑姑吃些好的。”反正是花纪小爷的钱,哪会浪费呢。

“千寻啊,你现在可有做什么事业?” 

“现在没有啊,我丢下学业几年,如今才捡起学。事业不急,等我毕业了再说。”

“这样子啊,我跟你说,钱放着只会贬值,你要懂得投资,你要是不会呢不要紧,你姑父在美国就是个投资专家。”

我轻笑:“姑姑,哪用着这么麻烦,也没有什么钱呢。”

“你爸爸毕竟也给你留了不少啊。” 

“没,都捐出去了呢?”

她又关切地问:“那以前北京的房子呢?” 

“有些已经放租出去了,有些卖掉了,有些给收回去了啊。” 

“还有多少?”  

“还有三套吧。”

“那倒也是值不少了。”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